当前位置:
首页 > 国际 > 巴西头号女毒枭亲述犯罪生涯:11岁玩枪25岁嫁黑帮

巴西头号女毒枭亲述犯罪生涯:11岁玩枪25岁嫁黑帮

罗西尼亚(Rocinha)是南美最大的贫民窟,这里居住着15万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们,仅和富人区有着一墙之隔。街那边是错落有致的现代化设施,街这边是木板钉制的简易棚屋和低矮拥挤的破砖房。

每当拉克尔·桑托斯·德·奥利薇拉(Raquel Santos de Oliveira)穿行在罗西尼亚的大街小巷中,总会被拦下来致以问候。

这些致意者中有老人,有流浪汉,但更多的是帮派成员,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Oliveira曾经是这里叱咤风云的黑帮老大,也是巴西最大的女毒枭。

Oliveira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,她的妈妈在富人家当女佣,爸爸整天好吃懒做,只要一有钱,就会去吸毒,她是家里的第六个孩子,没有人会关注她,照顾她,每天一醒来,她就会去街上游荡。

10岁的Oliveira就是这时候碰到了她未来的丈夫,埃德纳尔多·德·苏扎(Ednaldo de Souza), Souza比她小一岁,这个时候正在帮Oliveira的叔叔们收赌债。

Souza第一眼就喜欢上了Oliveira,经常偷偷看她,还会为她找来很多零食,不过Oliveira并不太喜欢他,“他长得不好看,还总是跟着我,不过他的眼睛很美,又大又亮。”

一年后,11岁的Oliveira收到了来自Souza的第一份礼物:一把手枪,这也是Souza送给她的离别礼物,他要离开熟悉的地方,开始出门闯荡。

直到25岁他们再次重逢,Souza已经成为了罗西尼亚最大的军火和毒品贩子之一,而Oliveira刚刚结束了一段失败的婚姻,成为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。

重逢后的Oliveira与Souza结婚了,她说,这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每天清晨,Oliveira会赖一会儿床,直到听见Souza专属的HK步枪的声音,她才会爬起来做饭,“这代表他饿了。”

吃过饭他们会一起前往Souza的“工作地点”:视察各个贩毒点的生意,然后前往仓库,对各种枪支进行清洁和护理。

在罗西尼亚,当毒贩的女人就意味着你必须是一个“交际花”,需要上下疏通,与各种势力打好交道,但成为毒贩的女人也意味着生命安全有了保障。

有些妓女甚至不惜在避孕套上扎几个洞,希望怀上毒贩们的孩子,成为他们名义上的女人。而Souza却很讨厌妓女,因为他的姐妹们都变成了妓女,所以Oliveira的地位一直没有受到威胁。

Souza会送她各种珠宝,衣服,枪支,但只有一样Souza没有送过,就是毒品。Souza自己吸毒,却不希望Oliveira也被毒品摧毁,沾染毒品的Souza情绪很不稳定,有的时候既狂躁又抑郁。

平静的时候会趴在Oliveira的膝盖上沉沉睡去,暴怒时就会跑出去对其他人做出十分残忍的事情,“他非常焦虑,但我们那时候活在当下,生活就像是永恒的庆典,我们从来都不会悲伤,但一切都笼罩在帮派的阴影之中。”

涉足毒品和黑帮就意味着朝不保夕,随时有可能被杀。1988年,Souza在一次与警察的交火中身亡,当时新人尚未选出,帮派内一片混乱。

Oliveira也不想活了,正当她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,Souza最信任的手下带来了他的嘱托:把帮派经营下去。除了口信,还有无数的枪支,大麻和300克可卡因。

Oliveira吸食了Souza送来的可卡因和大麻,从此成为了新一任的首领。

在罗西尼亚,女人一文不值,强奸更是家常便饭。男人们会带女孩到一座房子里,他们轮着抽大麻,然后差不多20个男人都会享用这个女孩的身体。哪怕到今天,有些女人也宁愿用口活来换一点可卡因。Oliveira想要站稳脚跟,没那么容易。

“我曾经很美丽,但也很有攻击性。我是以男孩的方式长大的。我曾经把头发扎起来,藏在一顶帽子下面。我无所畏惧,到现在依然如此。我曾经很坏,人们都很怕我。我会给他们立规矩,不听话,就杀了他们。”

九十年代初期,Oliveira的毒瘾越来越严重,这种极端暴力的生活所带来了日益严重的幻觉,她的精神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鲜血和死亡无数次冲击着她。

这时候,警察也已经驻入,各种利益冲突让她难以应对,她希望能离开帮派,开始新的生活,第一件事,她决定从戒毒开始。

她的治疗师建议她写下自己的生活以平静情绪,这花了她两年的时间,期间她又复吸了可卡因,那是一段痛苦不已的时光。“我不想祈求人们原谅我,我只是想告诉大家,这里的毒贩子也是经历着悲惨生活的人。”

Oliveira把戒毒期间写下的东西整理成册,里面有她的童年生活,有她和Souza的爱情,也有成为她成为黑帮老大后的故事,这本书名叫《老大》(Number One),数年的戒毒让她终于摆脱了毒瘾,也摆脱了黑帮和毒贩这个深不见底的泥潭。

如今的Oliveira不再是黑帮老大,她觉得她很快乐,因为她找到了内心的平静,在成为黑帮首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她的感受几乎都麻木了,她经营那些生意,不过是为了自己能有药嗑。

但现在的她去上了大学,还写了本书,她正在学习硕士学位的课程,未来,她说她想进入政界,她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经历和人脉,她希望能改变罗尼西亚的现状,让毒品不再泛滥,她的悲剧不再重演。

她曾经走上歧途,手上沾满鲜血,也曾经沉迷毒品无法自拔,她明白自己自从走上这条路就已经罪孽深重无法原谅。

 

而如今她所做的一切,只为了寻求内心的解脱,她在大学里做演讲希望年轻人不要重蹈她的覆辙,把卖书得来的稿费捐给罗西尼亚的孩子们,希望他们读书明理,不再贩毒。

接下来的人生,她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。

Translate »